2.5次元人

百度ID珞月流缨,小透明写手一个,博爱的冷CP爱好者☆

FGO梅林+东离剑凛雪鸦的武侠段子


冬夜的狂风呼啸地吹着,它今年依旧从广袤的黄土平原上席卷而过,带着候鸟,带着寒意,在江南的玲珑小巷中奏起咽呜的小调来了。
在这风中,一间小酒馆还亮着灯——在纷乱的江湖中要想让它的灯能长久亮下去可不容易,只要酒馆中有客人,哪怕亮个彻夜又有何妨呢?
灯是昏暗、明灭不定的灯,酒却是醇香的好酒,好生温上一杯下肚,泛开的暖意和醉意齐上心头。
酒是好酒,价格和度数都是高的,能喝上一整晚不停的客人自然也不是普通客人,非得是兜里的钱和肚里的酒量都顶高的不可。
酒馆老板的女儿,大家都叫她湘儿,今年刚满十岁,她从爹爹平时记账的柜台里踮起脚尖偷偷瞅着那边仅剩的两位客人。
湘儿难得被准许跟着父亲留在酒馆里,也难得见着这么特殊的两位客人。
人,看着都是好人,湘儿想,只一点怪异极了。
“嗯?那边的小姑娘,你脸上可写着‘我很好奇’四个字了,有什么想问我们的吗?”
“哈,这还用问吗?”
“嗯,我也觉得刚刚我说了句废话。”
客人一共有两位。
一位头发稍卷稍翘的,自称梅林。
另一位头发顺顺齐齐地扎起的,自称雪鸦。
都不是常见名字——与其这么说,不如说都像什么诗人的字号之类的东西,但和他们的头发比起来,区区名字怪异根本不算什么。
“你想问我们的头发为什么是白色的,对吧?”
这会儿雪鸦又抿了一口酒,气氛难得惬意,酒馆内的炭火也烧得正正好,他把他的烟杆放在桌上,单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托着腮。
湘儿在他脸上找不到半分醉意,哪怕他现在已经和梅林喝了有两个时辰,一直从晚饭时喝到深夜。
他们就像他们的头发,他们的气质,或者一些湘儿说不出来的东西一样——他们很神秘。
神秘得哪怕展露出这样惊人的酒量,竟然也不让人感到诧异了,因为这样神秘的两个人,好像合该有些什么过人之处。
雪鸦说完这句就停下了,他给自己又添了一杯酒,把酒杯捏在手上轻轻转动。
而梅林仿佛早知道雪鸦想说些什么内容,甚至只是等着他把自己已经明白的台词一字一句念完一般紧接着解答了雪鸦说出的那个问题。
“只是一点染色药水之类的小把戏罢了,只要知道配方,哪怕你也能染得很完美——嗯嗯,只是这样而已哟?毕竟我们俩虽然皮肤很白,但并不是白化儿。”
说罢,梅林像是要让自己的说辞更加令人信服,又像是已经被自己的说法说服了一般点点头:“说到底我们俩擅长的也就是这么点小戏法罢了。”

TBC(?)

评论(6)

热度(21)

  1. 秩序圣神2.5次元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