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元人

百度ID珞月流缨,小透明写手一个,博爱的冷CP爱好者☆

羊苍微小说【纯阳X苍云】

纯阳:玄英道长   苍云:虬乱云虬霸王

 

 

Adventure【冒险】

虬霸王不小心把玄英道长最喜欢的一株梅树拦腰砸断了——在他想要耍帅从院子里直接轻功飞出去的过程中。

 

 

Angst【焦虑】

然而,玄英道长一个时辰后就要回来。

 

  

Crackfic【片段】

“乱云。”

“……对不起QAQ”

 

  

Crime【背德】

若按族谱论,他们本是远房表兄弟。

 

  

Crossover【混合同人】【全职高手】

“虬,缠住对方牧师,唐,远程支援。”

“好嘞!”战场上站在阵鬼身边的一个骑士和一个枪炮师齐声应答。

 

  

Death【死亡】

喂,哭什么……

往日打遍苍云无敌手的虬霸王被道长搀扶着接近不远处的秀坊弟子,他们此时俱是一身狼狈,苍云身上喷溅的血迹染脏了道长的蓝白道袍。

他知道,他真的不行了。

啧,平时那么高冷的,为啥偏生在这时候哭了呢?

他抬起手,试图擦掉道长如纯阳之巅冰雪般脸庞上的泪珠子,却终究是力竭。

气绝,身亡。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师兄师兄,”活泼的纯阳小师妹一脸狡黠地偷偷摸进玄英的书房,扯了扯师兄的衣袍。

“何事?”

“虬师嫂最近一直在跟我们问藏剑弟子的铸剑效率哝~”

看着小师妹调侃的笑容,玄英恍然想起过一个月便是他的生辰。

 

……笨蛋。

 

  

Fantasy【幻想】

清远高洁的蓝衣道长终究被玄甲霸王压在身下。

 

——只是幻想而已。

 

  

Fetish【恋物癖】

虬乱云没事便喜欢拿着玄英道长的剑研究。

 

——都说剑如主人,如果把他的剑研究透彻了,是不是……

 

——就能反攻了呢?

 

  

First Time【第一次】

他们的第一次切磋以虬霸王被玄英道长揍趴下告终。

 

 

Fluff【轻松】

“大屁股羊!”

“乖,唤我名。”【笑】

“……玄英。”

 

  

Future Fic【未来】

他们曾说好了,等战乱结束,便一起隐居山林,三两田地,一二竹屋。

 

他们说好了的。

 

  

Humor【幽默】

虬霸王是当之无愧的总攻,才不是什么健气孩子王受。

而玄英道长也只是他的身下受,不是什么把他治得死死的淡然攻。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他们终是一起死在了战场上。

 

但他们守住了他们不论如何也要护住的大唐。

 

 

Horror【惊栗】

半夜三更起床偷偷吃宵夜的时候,一转身看见玄英的脸在烛光下,面若冰霜。

“乱云,你又偷偷吃夜宵。”

 

——玄英我错了!QAQ

 

  

Kinky【变态/怪癖】

“乱云,不要再抱着我还把头埋到我怀里,热。”

 

“玄英……”

 

“……别乱蹭!”

 

  

Parody【仿效】

今天,往日一直笑得嚣张又张扬的虬霸王,当了一天面瘫。

 

“保持面无表情真是太艰难了,你到底怎么做到的?”晚上就寝前,虬霸王一脸不解地对玄英道长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还道你是怎么了,不要如此孩子气。”叹气。

 

  

Poetry【诗歌/韵文】

我家媳妇儿,超漂亮。

就像梅花,立山巅。

我欲采他,他不就。

只能扼腕,呆呆看。

 

评语:不会写就不要乱写,还有,我不是你媳妇儿。

 

 

Romance【浪漫】

浪漫?那是什么可以吃么?

 

虬霸王啃着玄英道长秘制鸡腿含糊地问。

 

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小心噎着。

 

对此,玄英道长做出如上回应。

 

 

Sci-Fi【科幻】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用这个发出气场的?

 

虬霸王指着玄英道长手上的冲锋枪,一脸纠结地问。

 

  

Smut【情—色】

往日张扬不可一世的俊美脸庞为自己而染上难耐又难为情的微红。

 

玄英发现,他似乎有点上瘾了。

 

 

Spiritual【心灵】

不论表面上看起来再如何嚣张霸道,虬乱云的内心也依旧是——

 

——一名光荣的国家公务员xxxxxx

 

 

Suspense【悬念】

乱云他应该不会二到去订做一把重剑给我用吧?

 

玄英道长如此忐忑地想道。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哟呵,小屁孩那么绷着张脸干啥,来给哥哥笑一个~虬乱云看着小了不止一号的自家恋人,以不占便宜白不占的视死如归态度捏了上去。

 

诶我说你这人,怎么整天面无表情的,这么无趣!小小的虬乱云抬头看着大大的玄英道长,毫不怕生地挥了挥手中的刀。

 

——哼唧,我可是长大了要做大将军的人√

 

 

Tragedy【悲剧】

虬乱云觉得他此生最大的悲剧,就是主动挑衅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道士,还被在演武场上当着小弟们的面揍趴下。

 

最悲剧的是,他挑衅着挑衅着,居然连自己也赔了进去。

 

这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这么想着,被道士敲了头。

 

“不要乱用典故。”

 

 

Western【西部风格】

“嘿!前面的那个!敢不敢和我来一场决斗?”虬乱云对着前面的那个男人这么说道。

 

然后他被那个男人当着他一众小弟的面揍趴下了。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比起无比接地气的虬霸王,女孩子们还是更喜欢清冷又优雅的玄英道长。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但是偏生秀坊女神梁琴瑟却是看上了虬霸王。

 

然后她在一次见识了虬霸王的真实一面后无比后悔地跟她的好闺蜜毒姐曲若离说:“我怎么当初就看上了这么一个二货。”

 

【#论虬霸王帅不过三秒#】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喂!前面那个道姑,陪我打一架呗!”

 

英姿飒爽的苍娘对着高冷的道姑这么说。

 

然后再次被道姑在演武场当着众小弟的面打趴下。

 

咦?为什么我要说再一次?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玄……玄英……”虬乱云看着似乎真的很生气的道长,怯怯地伸手揪住了道长的衣摆,却被一下子拂开。

“哎呀,对不起嘛,你干嘛对我这么凶……”他微微跺了跺脚,轻轻咬着自己的唇瓣,几乎要哭出来。

“……格老子的!娘娘唧唧的真碍眼!”玄英道长这么骂骂咧咧地,把泫然欲泣的可人儿抱紧怀里。

“玄英~”

“乱云~”

 

【虬:卧槽那俩谁。

玄:……当没看见就好了。】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虬霸王看着和一个道姑相谈甚欢的道长,愤恨离去。

 

“哎呦,吃醋了?”道姑看着苍云离去的背影,假装嗅了嗅空气中的酸味儿:“哥,嫂子好有趣~”

 

“……”一声叹息,玄英道长朝自家妹妹略点头,追着虬霸王而去。

 

“吃什么醋,那是我嫡亲的妹妹。”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唷霸王!”李博远把手臂往自家哥们肩膀上一搭。

 

然后微妙地感觉到了如芒刺骨。

 

军爷看着不远处一直隐晦地关注着这边的道长。

 

不解地揪了揪自己头顶的须须。

 

沙沙啊,你说虬霸王是不是谈恋爱了?

 

抱着自家里飞沙说心事的军爷。

 

被一直在一旁窥伺的西湖二少爷揪走了。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哎,我花了那么多钱买了只小苍,没想到居然做成那挫样。”

 

欧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诉苦的苍爹哥们,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你都有我了,还买小苍干什么。

 

 

 

End☆

我居然被我原创出来的角色萌得不要不要的hhhhhh

道长和苍爹的名字来源于某亲友的游戏ID修改√

另附上两人的小片段www


【1】

又是那个道士。
虬乱云拎着他的陌刀,站在东城门口,使劲儿瞅着前面那个道士。
按理说,他本不应该也没道理对一个一身白衣服像个小白脸的道士有什么兴趣的。
但是偏偏……他纠结地拿起自己长长的须须,在指间绕了几绕。
偏偏……之前演武场他怎么就输给那个道士了呢。
没道理啊?
苍云一霸虬乱云,今天也依旧在瞪着纯阳的玄英道长瞎纠结。

 

苍云甲:诶你看你看,虬霸王又在看那道长了。

苍云乙【得意】:我就跟你说他暗恋那道长吧,你还不信。

 

【2】

玄英,是纯阳门下目前最春风得意的弟子,由于一柄长剑舞得实在迅猛又喜爱在坐忘峰开得最盛的那株梅树下练武,犀利的剑气划过吹乱悠悠落下的梅花,好似血花悄然绽放在雪地中。

 

因此得名,繁花血景。

 

孙哲平&张佳乐:阿嚏!

 

 

【3】

再说说虬乱云,大名虬乱云,小名云云,外号虬霸王。

据说当初他在苍云一个挑五,那群架打得差点连统领都惊动了。

然后面对一群和他装备一样【藏剑山庄出品制式装备】的同门,他打赢了。

虽然当时是对方挑衅,但是他还是被统领罚扫了一个星期厕所。

从此得称号“苍云一霸”。

 

 

【4】

当这样独孤求败的最强凑到一起,那演武场走起几乎是肯定的。

不过当时其实玄英道长无意接受虬霸王的邀战,他一本正经地跟虬霸王说:“大战当前,贸然与己方同盟邀战可能会损伤战力,于理不……”话还没说完,人就嗖地被拉到了演武场。

然后虬霸王一脸不耐地还嫌弃他:“诶你这人,婆婆妈妈的说话还文绉绉,小白脸似的。”

然后,虬霸王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小白脸”撂倒在地,然后在床上躺了一天。

 

 

【5】

其实玄英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把虬乱云揍倒在地上的,谁知当时他一剑挥过去,虬乱云一个盾舞……

旁边一个明教正好耍了个暗尘弥散……

那盾就不见惹!=口=

那一剑啊好家伙那是往脑袋上招呼的,即使他匆匆撤力虬乱云也还是被波及了。

那还是虬霸王的装备够屌,要换其他人被这么一扫非得少个肾不可别问我为什么是肾。

 

但是即便如此也还是让他必须去养伤。

其实玄英也挺后悔的。

你说那虬乱云也长得蛮好看一小伙儿被他这么一揍,据说这几天递情书的都少了呢。

 

别问他怎么知道多少人给虬乱云递情书的。/////////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