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元人

百度ID珞月流缨,小透明写手一个,博爱的冷CP爱好者☆

桔子汽水 一(文野织太)


漫长天际的彼岸,四散发射的阳光是什么味道的呢?

“织田作,不要整天光给我买汽水啊。”
“总是喝酒也不是什么好事。”
“真是的……”
太宰接过织田作递来的罐装葡萄汽水,冰镇过的汽水表面上总浮着一层水珠,于是太宰把汽水举起,看着被阳光照得晶莹可爱的水滴。
“你平时总是买桔子味的,这次找不到了吗?”
“啊,咲乐他们都觉得桔子味的最好喝,所以……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很快就卖光了吧。”
“那就没办法了呢。”
“那就没办法了。”

他们是出来闲逛的——今天异乎寻常地闲暇,比起阴暗的酒吧织田作更希望太宰多到阳光下走走,于是提议出来买点什么。
对此太宰当然心知肚明,他没有拒绝朋友好意的坏习惯。太宰欣然应允,拉着织田作到处随便走了走,买了一大袋零食。
“只要告诉中也吃太多零食会腐蚀钙质然后长不高,就没人会和我抢这些啦。”太宰说出这样的话时,织田作只好哑然失笑,然后点头表示支持。

然后,每一次出门由织田作买饮料时,他都不会选择酒类——哪怕太宰其实已经在这方面违法了不知道多少次。
“诶,在你看来原来我的品味和你家的小朋友们是一样的吗?”这样说着,太宰拉开了拉环,抿了一口汽水,神色深沉地品味。
“……的确,桔子味比葡萄味好喝一些。”
“归根结底还是一样的,品味方面。”织田作眼底带着轻松的笑意,帮太宰拎着一部分零食,和他并肩走在路上——左边是公路,右边是海岸,沿着这条路笔直地走下去,就是寄养孩子们的饭店了。

“今天阳光真不错。”
“啊。”
冬日的阳光是最让人舒坦的事物之一了,若能像这样慢悠悠地走着,鼻间弥漫的是从苍茫海上而来的气息,那么连海面上反射的金光看起来都像撒满了的宝石。
真美啊。
织田作看着太宰的侧脸以及更远一些的璀璨海面,心想。

“咔哒。”
“敦君,汽水要吗?”
中岛敦看向太宰俯身从自动售卖机里拿出一罐桔子汽水。
“很好喝的哟。”
TBC

有后续啦!因为有个人看了说觉得有长篇小说的感觉,所以想着干脆有灵感就继续写,看最后能写多少,所以这个改成一,并且附带了一小段后续(玻璃渣后续)
(想想还有点惭愧,一下变成玻璃渣了
觉得喜欢就太好啦w

黄烦烦与喻静静(喻黄喻幼儿园paro/完结)

1.

在上幼儿园的第一天,烦烦就对那个叫静静的很文静的小女孩上了心。

她看起来真的好安静,哪怕背着小书包也是乖乖巧巧的,不像烦烦会一直摆弄书包垂下来的带子,也不像别的小朋友会在门口哭闹着要爸爸妈妈。

那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姨姨牵着她交给老师,然后摸着她的头说“静静要听老师话,乖乖的。”

原来她叫静静,这名字真适合她。

烦烦忍不住盯着她看,连和爸爸约好的棒棒糖都忘了拿。

2.

静静,静静。

直到紫菜汤寡淡的香味飘到鼻间,烦烦都一直在想这个名字——他第一次显出羞怯的姿态,悄悄用眼睛瞥着静静,看着他安安静静坐在老师铺的海绵垫上翻画本。

终于,烦烦在心不在焉吃完中午的饭饭后找到机会挤到静静身边,和他一起爬上幼儿园的通铺睡午觉。

“你,你好!我叫黄少天!大家都叫我烦烦!”

哎呀,音量太大会不会吓着她?烦烦有点懊悔,但他刚刚实在有些紧张,音量大一些显得有底气嘛!

然后因为在午睡时间大声说话,烦烦被幼儿园姨姨敲了脑门,捂着额头焉哒哒。

“噗。”静静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被吓到,反而笑着身上给他揉揉额头“你好,我叫喻文州,你可以叫我静静。”

得到静静一个午安吻作为安慰的烦烦,今天也是,开心极了!

3.

“静静静静,今天你有没有拿到老师的小糖果啊?我拿到两颗哦!要不要分你一颗?”

“啊,好,那我要葡萄味的。”

“给给给,说起来你拿到几颗啊?叶老师最讨厌了,说什么也不把我分到和你一个班,明明隔壁锐锐和燕燕就分到一起了!”

“噗,四颗。”

“噫你居然拿那么多!其实叶老师嫌我上课讲话扣了我两颗糖来着的,所以说叶老师最讨厌了,明天我带糖来学校,给谁都不给他!”

“嗯嗯,不给他。”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叶老师透露:我跟你讲啊小同志,我会看相的,祖传的,这俩孩子以后啧啧啧,注定当一生的彼此的五指天使啊……啊我什么都没说这段掐了吧。


4.

作者懒得写了。

end


某个脑洞,拿出来混更xxx超可爱啦这俩wwwx


摸鱼混更(攻受无差)

人。

两个人。

遥遥相望的两个人。

一个一身劲装,手上带着钢套。

一个嘴角含笑,负手握住铁伞。

“你来了。”

“我来了。”

“速度有点慢。”

“我却觉得恰好。”

“你来干什么?”

“来阻止你。”

“你觉得我是谁?”

“不是叶修,还能是谁?”


叶修嘴角一直带着那抹似有若无的微笑,他现在觉得韩文清有趣极了。

这本是叶修一手布下的偌大骗局——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知情人,这便是叶修认为的保守秘密最好的方式,他这样认为,然后就这样去做了。

黄少天,张佳乐,喻文州,苏沐橙,周泽楷……这些人无一不被他骗过,唯有韩文清,在此时站在了他的面前,对他说要阻止他。

叶修不由得轻笑出声,事到如今,事态已经不是韩文清打败他就可以阻止的了。


“你这个愚蠢的家伙,事到如今都没有用你的拳套擦亮自己的眼睛,看明事实吗?”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往韩文清的方向走去。

“你以为张新杰只是被我支开了?以为黄少天和张佳乐至今仍一无所知地为我的阴谋奔波,所以你仿佛一个大英雄,站在罪魁祸首的面前,要以一己之力阻止这个阴谋?”叶修低声轻喃,话语却在韩文清耳边仿佛惊雷炸响。

“噢,我的朋友,十年了,你依旧思维直率得令我不禁发笑。”


刹那间,风起沙涌,叶修脚下轻蹬便往韩文清的方向进了数步!

急急急!叶修突然发动进攻,情势紧急,只见韩文清亦抬臂握拳,竟是欲前进迎上叶修的猛攻!

短兵相接!一时间树叶哗哗作响,叶修额前短发被韩文清拳头挥出的气势吹开,露出光洁额角!


“等等!”韩文清突然双目怒瞪,只懂得向前的拳皇竟是在此时退了半步,侧身躲开了叶修这一迎面刺击。

“不,不会的,不是这样的……”

韩文清似乎明白了什么让他完全无法接受的事实,他的泪,落下了!这时天上的雨滴也随他的泪水一同瓢泼而下!

“你不是叶修!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叶修此时连嘴角都笑意也消退了,他仿佛瞬间化为了一尊冰冷的雕塑,冷冷地看着韩文清。

“我叫叶秋。”

end

昨晚闲的没事干熬夜的时候顺手写的233333没有前因后果,只是试着连续切换写法随便写点什么,(高亮)并非神兵剧透(高亮)

大家可以猜猜每一部分用了什么体233333333

天若有情天亦老——韩文清与小舅子决战紫金之巅,一个认错媳妇儿的我如何拯救一个冒充媳妇儿的你!


结果还是有点忍不住了的礼绫礼短文

啊啊啊结果还是忍不住开始写啦!虽然换了新手机打字什么的不是很顺手……(趴

是修线时某个剧情里的播音室梗,原著大致情况是礼人调戏女主说要和女主去播音室♂玩♂,结果绫人来了,所以女主说“那礼人桑就和绫人桑一起去播音室♂玩♂好了”的剧情

魔鬼恋人一游戏可攻略角色逆卷绫人X逆卷礼人的兄弟无明显攻受配对

“那礼人桑就和绫人桑一起去播音室玩好了!”

看着小森唯丢下这么一句话后落荒而逃,礼人有点惊讶地稍微瞪大了眼睛,然后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诶……好没趣,小贱/人看来是往修那家伙的地方去了呢。”

虽然说是说没趣,他看起来却好像还是兴致不错的样子,把手搭在旁边的兄弟肩膀上,然后在成功偷偷摸摸揽住绫人肩膀之前被毫不留情地拍开了咸猪手。

“切,那平胸女想怎样我都没兴趣,但是你该不会就因为她的一句话就想真和我去‘玩’吧?”虽然只听见礼人和唯的一半对话,但是绫人非常了解礼人原本的意图,他嗤笑着用那双绿眼睛瞥礼人,然后率先扭头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嗯~虽然看起来好像小贱/人香香软软的更棒一些,但是绫人的话我也完全不介意的哦。”礼人微微眯着眼,依旧是一副随时准备约炮的样子,不知为何绫人对这个执着地跟在自己身后的人有点烦躁——至于具体是不乐意对方跟在自己身后还是不乐意他一边跟着自己还一边和旁边的花痴女们眉来眼去……这个谁知道呢。

连绫人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法对礼人做出什么反击。

“但是我很介意,男女不忌的全年发情期。”

礼人再度把视线投注在绫人身上——对于绫人来说,其实他每次被礼人这么盯着都觉得微妙的怪异,说不上喜欢还是讨厌,只是单纯地觉得怪异——然后绫人听见他凑到自己耳边低声说:“那,为什么绫人要往播音室的方向走呢?”

细微的呼吸扑在绫人耳边,由于同是吸血鬼,这气息说不出到底是温热还是冰冷,绫人愣了一下,他这才发觉因为刚刚的走神自己已经越过教室的门往播音室的方向走着,本来这在平时就是甩开礼人折返回去的小事情而已,他却没想到礼人今天居然能这么放肆——礼人趁着他脚步停顿的这瞬间趴在他肩膀上,双手揽着他的脖子,用再凑近一点就能亲上他脸颊的距离继续调戏他:“教室已经过了哦绫人,干脆就跟我去播音室♂玩♂吧?最近好久没有打野食,好饿……”说着礼人还在他脖颈间闻了闻,又舔了一下“嗯~以前都没发现绫人身上也能这么香呢,好像很棒的样子,也给我尝尝看嘛。”

礼人在绫人耳边带着鼻音地哼哼唧唧还声调软绵绵地说话,其实绫人也完全没想到他的声音在这种距离下听居然能这么色气,但不论如何被作为食物品尝这种事情还是有点超过他的底线了,本来逆卷家的兄弟们关系其实就都不咋地,但礼人显然明白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不能接受的,所以那狡诈的家伙在绫人发飙之前又补充了一句。

“作为交换,我的血也给绫人尝尝好了。”

这种事情的性质其实他们俩都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说是兄弟间的互帮互助,但他们的感情其实没有好到这个地步,但说是单纯的交易也不至于——因为归根结底像这样单纯的你吸多少就给我吸多少回来的事情是完全看不出什么益处的。

——算了,姑且当做是没事找事的解闷好了。

——虽然说……其实也不是这么说的,但是绫人刚好闲得慌,目前心情也没有很差,既然礼人都这样说了那玩玩看也没什么。

就这样,逆卷家的两兄弟在各种围观的同学的注目下以理所当然的姿态翘课进了空无一人的播音室。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到一半被自己yy出来的两兄弟的cp图萌翻了!激动老半天最终决定把这个文写得长一点(其实也是因为韩叶文那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歌曲来做梗所以微妙地卡文了呢)

至于最后会变成he还是be,会是清水还是河蟹,嗯……

其实还没决定,只是单纯觉得这俩相性还不错xxx

礼人这种有乱x前科的人和绫人这种和礼人吵吵闹闹但是关系应该还不错xxx(重点在于官方发糖,什么礼人曾经被绫人关进地牢啦什么的想想就很有料)

女主唯酱的话,估计就是那种……各种打酱油卖萌的存在吧xxx

嘤嘤嘤好萌呀好萌呀!(翻滚着)

梦日记【拂晓抵达篇】【韩叶/国庆点文】

原本想写一篇叫做拂晓抵达的西幻文!

然而大纲都列好了反而觉得好奇怪!

对着96猫和コゲ犬版本的拂晓抵达进行了哲♂学的思考xxx

最后总觉得我还是比较擅长写小短篇呢啊哈哈……一旦要铺大设定就觉得怎么样都不对劲xxx

所以变成了这样一个玩了游戏梗和歌曲梗的题目我也不想啊xxx

总之……看名字就能稍微理解了吧……这是一个关于梦的故事√


叶修做了个梦。

一开始只是模糊而陈旧的片段。

“……你……一起……”

像古早得快要坏掉了的电影一样,令人看不懂剧情地播放着。

无边无际的铁丝网,没有一丝绿意的平坦大地,带着土腥味的风和……

”喂,反正也只剩下咱们两个了,那就一起走吧?“

似乎说了这样的话,然后像对面那个拳法家伸出了手。

视野颠簸着,似乎自己正在进行无休止的高速移动,朝着更远的……更高的地方……

叶修忍不住眯起眼睛,然后就看见无端的场景转换,自己喘着气把长着韩文清脸的拳法家拉回悬崖上,然后侧过头去看着和自己一起躺在悬崖上休息的韩文清。

不知为何,叶修总觉得这个场景的气氛有些诡异,所幸很快就又换了一个场景。

他和韩文清一起坐在地上看着漫天星空——虽然是很能理解啦正常普通的休息什么的,但是……

叶修不着痕迹地拿眼睛去瞥自己被老韩握着的手,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深深的不详。

#做奇怪的梦时梦见被钱包脸宿敌牵着手像情侣一样一起坐着看星星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然而在此之后叶修就醒了。

他猛地坐起,顶着一头乱翘的呆毛——由此可见其实他做梦的时候睡姿一点都不老实——呆然地看着被黎明前开始逐渐增加的光芒微微照亮的墙壁。

这个太诡异了。他想。

好不容易以正常人的作息睡一次觉居然就梦见了这么诡异的东西,果然昨晚不要睡觉干脆打通宵副本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溃然躺下,把被子胡乱盖在身上,却盯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虽然一开始怎么看都像是在小影院里看劣质影片,但是最后的身临其境和诡异、十分诡异、令人惊悚的诡异却没有什么违和感的画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修前所未有地对一个梦在意了起来。

说实话,比起这个他更乐意梦见荣耀女神变成男神或者冯主席一夜之间心脏大好抱着他助理去登记上二十层楼不喘气。

叶修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把自己卷成春卷试图修补自己的脑洞。


与此同时,韩文清却没有他那么好受。

因为在梦境里经历了和叶修同样的经历的他的梦还在继续。

“不要回过头。这里还只不过是在半路上而已。”

混乱,鲜血,最后说出不负责任话语然后永远闭上了双眼的熟悉的人,以及——

那一瞬间突然涌上心头的狂暴强烈的悲恸。

韩文清是被这情绪惊醒的,他喘着气发了好长一会呆才缓缓坐起抬手抹了把脸,在就快要换厚被子的深秋他满身大汗,又呆坐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勉强平复了情绪。

他拿起放在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联系人看着被人为置顶的写着”叶修“的那一栏,最终还是没有点下去。

”叶修……“他忍不住喃喃自语着,又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发自本能地对这个梦极度不喜。


拂晓抵达篇END


TBC


嗯哼哼就是这样【趴】没什么能阻止我玩梗了啦!xxx

看了这个什么什么篇END和梦日记TBC应该就能懂了吧哼哼……

就是这样一篇……以梦来让两位大神互相有奇怪的在意情绪xxx最终凑对的文啦【←因为这种设定瞒着也没什么卵用xxx】

算是小短篇凑成一个系列的,彼此之间有联系和时间顺序,然而当做单独的小短篇看也没问题……大概

如果食用愉快的话就太好了(*/ω╲*)

顺便暗搓搓安利一下刚刚码文时的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9553/

名字是【clear×96猫×ぽこた】背徳の記憶〜The Lost Memory〜

反正反正,大体上来说,未完待续啦~

附赠暗搓搓的奇葩小短片一个:

【离去之原篇】

“在新的那扇门前 一个人不会孤单吗

会想着「干脆就 死了算了」 之类的吗

即使这样还是喜欢你哦 就算是再怎么肮脏的未来

我也无所谓

呐 我就在这里哦 就算是再怎么渺小的存在

就算被你犯下的过错 给刺伤致死了

我还是在这里哦”

叶修站在梦里——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些玩意儿都是他的梦境了,至于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这个鬼知道呢。

他站在梦里,听着奇怪的日语伴奏(更加奇怪的是他居然莫名其妙能听懂意思)然后看着台上穿着粉嫩嫩连衣裙戴着猫耳的老韩,沉默着。

”这个……是什么新的play么?“

战术大师·人缘为?·谜之嘲讽脸·即便老韩穿了裙子也还是受·叶修如是说。

看着穿小女生裙子的老韩一脸吓哭小孩子表情地在上面跳可爱的舞蹈,他觉得他要崩溃了。

这难道就是世界的真相么。


【恶搞的离去之原篇】END

发觉很久没有更文所以啃着雪糕填个有趣的问卷啥的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其实无所谓最擅长的写法,只是有时候这样写顺手有时候那样写顺手,纯粹的画风问题【烟

稍微写一下最近在构思的一对基三配对好了w


明教的手持着他那把锋利的、镶嵌着华贵宝石的双刀,那双刀交叉着抵在唐门脖子上将他逼得紧靠墙壁。

再一点点,只要明教的手再逼近一点点,唐门的脖子就会被隐隐反射出微光的刀刃划破,明教往日最喜欢的白皙肌肤会被毫不留情地割开,然后……

——没准小命都会因为明教的一个手抖而丢掉。

唐门的眼神却很平静,他从未如此平静过,他直视着明教的双眼,那双和唐门养的那只波斯猫如出一辙的碧绿色双眼似乎又盈上了水光,即便唐门清楚地知道他眼前这人就是个控制不住泪珠子的性子,也依旧第无数次几近心软了。

他们对峙着,沉默良久。


啊哈哈不过这一对差不多是那种泪腺发达的泪包子武力值爆表装可怜攻和偏炸毛但是很果决正经情况下也很冷静受……的甜甜的猎奇CP设定xxx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嗯……那种机关很多的冒险设定吧,盗笔之类的,那些机关什么的真的太考验想象力了,有时候还得让他们合理起来hhhhhhh我可能比较偏向那种比较大范围的由人去推动的布局,或者干脆借助隐藏的世界观来弄神转折,在这方面反而……【掩面

 不过归根结底也是我写的东西还太少,没有真正遇到怎么样都很喜欢但是觉得无从下手的东西吧【趴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怎么说呢……我是个比较纠结合理性的人,所以那些很神逻辑很不合理的情况或者很种马很琼瑶很总裁文校草文黑道文什么什么文……你们懂,的那种我都蛮雷的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天哪hhhhhhhh嗯……雷萌雷萌的可不可以hhhhhhhhh

霸道校草俏班花梗【唐昊性转√】

“喂,这是我的位置。”

孙翔在小跟班们的起哄声中把手中书包狠狠砸在唐昊桌前,拿眼睛瞥着唐昊,他今天显然心情不是很爽,所以语气也比平时更加恶劣了几分。

“切,这上面写你的名字了么?”唐昊取出第一节课要用的书,用比孙翔更加狠的力度拍在桌上——就好像那桌子各欠了他们俩几百万似得——崭新的课本在桌上拍出“啪”的一声巨响。

孙翔瞪大了眼睛。

【课桌:冷冷的课本胡乱地拍在我脸上xxx】


霸道总裁爱上我梗【←这个作者玩上瘾了】

叶秋看着挡在自己身前努力地保持含蓄并且拿出本子求“叶神”签名的楼冠宁,笑了。

“如果你是要引起我的兴趣,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

【别问我这俩的交集从哪儿来,也别问我叶秋弟弟怎么突然变成这个腔调,我原本的设想是楼壕勾起大孙的下巴说如果你这是欲擒故纵那么你成功了,但是想想那个画面感那个冲击力……【烟】】


黑道弃妇天才儿砸梗xxx【年仅八岁小罗辑惨遭性转叶修大神拐带与养母一同找“养父”“负责”】

“……你再说一遍。”

韩文清额头上的青筋几乎都要突出来,他看都没看旁边被伤及无辜的小孩一眼,径自盯[deng]着这个三天两头给他找不自在的女人。

“我说,姐都被你玩出人命来了,还不准备负责?”叶秀叼着根烟十足的痞子样,一手还不忘把被吓坏的小罗辑往背后拉“诶我说老韩啊,咱俩之间的事情你冲小孩子发个什么脾气。”


总觉得没有写出那些梗应有的冲击力【烟】我还是嫩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嗯……怎么说呢,我个人其实是博爱党,但是稍微有些CP被CP粉刷得有点怕……

我当初曾经被瓶邪黑花粉刷得直接爬到客瓶黑瓶邪瓶花瓶和花邪花这类CP那边去了,现在的话,总觉得叶蓝文怪怪的……也许是我碰巧没有看到很戳萌点的那种叶蓝文?整体来说其实不算有接受不了的,勉强都吃得下。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接受得了,当然也能接受友情亲情向了,比如叶橙之类的,不是很萌但是亲情向叶橙其实很棒,很喜欢那种感觉,当然……如果是亲情向的伞叶橙就更好了TWT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嗯……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当初……和现在文风差别比较大的时期都在写APH文,当初画风那是相当文艺啊【掩面】

思考了一下,感觉要强行画风不同的话,我试试看模仿吧【烟

乐黄乐

张佳乐赶到时,就看见黄少天坐在屋子里那唯一的椅子上,独自对着一扇窗户发呆,好像他再看几眼,就能从里面看出一张藏宝图来似的。

那扇窗户大开着,外面是只剩下几片枯黄叶子的树,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你来了。”黄少天依旧面对着窗户,但是不用看张佳乐也知道他脸上一定是一副莫测的表情,因为他此刻的语气也让张佳乐捉摸不透。

“但看来我来晚了。”张佳乐道。

“对,你的确来晚了,而且错过了很有趣的东西。”

“有趣的东西?”

“嗯,非常有趣。”

黄少天突然笑了起来,他说:

“但‘那个人’未必乐意让你看见那东西。”

张佳乐想起了他来的路上遇上的那一点点波折。

“所以我来晚了。”

“对,但是……你也未必是真的来晚了。”

黄少天冲着张佳乐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去看。

【↑超奇怪画风】

【作者本人也不知道那到底具体是个啥情况】

【大体上应该就是敌人玩了个小把戏但是作为弹药专精的乐乐肯定能看出破绽所以故意拖延了乐乐的速度让黄少一个人看了那个把戏然而机智如黄少从一开始就识破了敌人的意图所以故意引敌人留下了一点点线索给乐乐研究……这样的感觉】


张佳乐赶到时,就看见黄少天坐在屋子里那唯一的椅子上,独自对着一扇窗户发呆,好像他再看几眼,就能从里面看出一张藏宝图来似的。

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那是工业给予这片天空的无法弥补的伤害,不远处不知道哪户人家群养的鸽子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又落下,除此之外窗外什么都没有。

黄少天一直沉默着,直到张佳乐走到他身侧,用左手拍了拍他的右肩,才仿佛惊醒过来一样抬头看了张佳乐一眼。

“……我来晚了?”

“对,他已经走了,从这扇窗子。”

黄少天的妄想症加剧了,张佳乐垂眼看他,他脸上没有任何关于“一个人如何从十几层高的楼房窗户上跳下而成功离开”的疑惑,仿佛这个世界本就该是这样的,一个人本就能轻松地从十几层楼高的地方一跃而下,他只惆怅于朋友的早早离去。

但是……也许认不清这个世界的人,是其他的所有人也没准,张佳乐想。

【↑同样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玩意儿,反正就是黄少的幻觉喻总,黄少的医生兼好友也许以后还兼CP乐乐和妄想症黄少,如果这个梗要延伸开来写的话肯定不止这么简单的设定【烟】比如我会干脆设定成乐乐才是黄少的幻觉,而黄少所处的世界就是那么一个超能力世界,喻总真的只是来看朋友然后走捷径下楼而已,是黄少自己觉得这个世界太玄幻不应该是这样所以妄想着自己有妄想症,然后出现了治疗他妄想出来的妄想症的幻觉医生乐……有没有人能看懂【烟】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怎么说呢……

有的吧,咳咳,有那种已经信心全无不知道怎么写下去的文,然而我都几个月没更了还是有人催更,所以也不好意思说这个文已经坑了……【掩面】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莫雨一脸苦逼地坐在地府门口喝酒,而他的毛毛还没下来陪他。XXXXXX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目前没有出本的想法呢,因为觉得我完全还嫩啊,起码还得再磨练几年才能到拿文字卖钱的地步吧嗯……到时候的画风会是什么样也完全不知道,只能说……看情况【趴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还好啦【掩面】就是仿古龙大大的那一段有点废脑力,后来补充妄想症设定的时候还蛮欢脱的,如果有人觉得我写得完全不像古龙大大的话请尽管提出来【掩面】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不是哦,不过我是很博爱的……所以也没法说爬墙什么的,只是有时候对某个作品热情比较大就会写得多一点而已

至今对童年男神柯南充满爱[e]意xxx

说是专一型也不恰当……只能说是博爱型吧嗯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她们似乎都不混Lofthhhhhhhh墨自若啊,媛子啊,夏夏啊,其实都是玩了蛮久的小伙伴了,不过由于我喜欢的东西太多,很少有喜好完全不重合的时候2333333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没办法怎么说呢……因为很多东西都是练笔性质,真正的复杂剧情大梗全部都还觉得没有功力去写好所以根本没怎么写,而且片段的话……那些大梗的文,前期片段大片大片的伏笔全都是到后期才原来如此起来的,而放后期片段就会很剧透【趴】

而且……我真的超少写长篇连载的【我心虚地看了看那篇拖了几个月一个字没动的架空1869文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目前,很崇拜三天两觉大大【慎重地膜拜】http://www.qidian.com/Book/2597043.aspx这是他的新文惊悚乐园,个人觉得非常非常赞,很喜欢主角的性格,感情戏姑且可以忽略不计了……不过是BG向【趴】只吃腐向的朋友们慎重了,其实lof上也有一些觉大的作品的腐向衍生,有一些很棒,值得一看√【←有很棒的肉】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这……这不大可能吧hhhhhhhhh因为他是起点的啊hhhhh不一定艾特得到啊hhhhhhh不过姑且慎重地试试看…… @三天两觉是也~ 

……蓝了∑不过搜索了一下似乎是粉丝开的账号没有任何作品呢,嘛就算找同好也好了【打滚】

—结束—


性转高手【性转/柔杜试水作/一发完结/作者脑洞太大】

嗯,就是突然在想如果全职里这些比较热门的BGCP性转的话会怎么样,带入了一下柔杜……

违和感君,你为何要离我而去【烟】

唐瑈X杜茗



杜茗急匆匆地奔向不远处的一道修长身影,她不知道唐瑈在这里等她多久了。

天地良心,她真心不是故意撞上孙翔被可乐泼了一身不得不重新换衣服甚至差点连头发也重新洗一遍的QAQ。

今天,是杜茗和唐瑈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虽然唐瑈平日里看起来气质和拳皇韩文清颇有点相似,但是却不是那种会连纪念日也忘记的“纯爷们”。

自从第八赛季和唐瑈在全明星上决战数次到现在,已有多久了呢?杜茗恍然地想道。

相比是已经很久了,自己对于那一次的印象竟然已经只剩下被一次次挑战产生的无奈挫败感以及看着那个身影时的怦然心动。

什么龙抬头啊叶修复出啊,杜茗表示她一点也不想记起来!

唐瑈已经发现她的到来抬起头看着她,杜茗几乎能看见他嘴角的一丝笑容。

“吱——————————”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离她极近的地方传来。

——诶?诶诶?

映在她眼中的最后的景象,是唐瑈大惊失色的脸。


“茗茗——”



end

结果出了车祸梗就想不出该如何结局了【趴】求轻piahhhhhhh

夏【幻/喻黄喻】

连续两发√写这个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蓝雨还有许多个夏天。

在我感觉中,喻黄喻之间的故事都是泛着这样温暖的色泽的,看到就会会心一笑,觉得他们这么幸福真好的感觉。

如果有灵感大概还会继续写喻黄喻之间的其他夏天hhhh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蓝雨城城主候选人喻文州,是在他十岁的时候。

彼时,黄少天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背着一把剑到处乱跑的毛头小子,而喻文州却已经是年少有为沉稳持重的城主候选。

黄少天由自记得那个下午,喻文州独自坐在草地上,穿着一身繁复的术士服装,头发软软地被微风吹拂着,而喻文州认真地看着自己膝上的那本厚厚的书籍,嘴边笑意悠然。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不只是外表上的精致美丽,喻文州坐在那里,就好似一幅画,让人忍不住想上前触碰,确认这个美好的少年是真实存在的人物。

所以黄少天这么做了,他缓缓凑近,然后在下一秒不期然对上一双眼睛。

接着,喻文州对他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你好,我叫喻文州,你是魏城主的客人么?

蝉的鸣叫声突兀地响起,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地盖过了这个少年话语的尾音,然而黄少天第一次觉得即使是烦人的蝉鸣也能让人如此心生欢喜。

那是属于他们的第一个夏天。

 

关于夜观天象【幻/韩叶韩/求婚梗】

在开始前说点关于世界观设定的废话,这个是刚刚和CPer聊天的时候即兴出来的东西,刚刚接触全职所以不保证不崩(趴)世界观就是类似于荣耀是一个魔幻世界,大家在里面的生活片段这样,有可能会组成一个幻系列,谁知道呢。

CP向除了已经出现的韩叶韩的下一篇的喻黄喻之外都还没有确定,欢迎推荐,珞子我本人是博爱党吃allall所以各种文的CP向也可能很杂(掩面)就这样,正文开始(其实也没多少)

 

叶修吊儿郎当地扛着他的千机伞,一屁股坐在自己斗了十年的宿敌身旁。

哟,老韩,怎么有这空当不去练拳反而一个人坐这儿对月伤感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哥开心开心。

滚。

哎呦别这样,哥今天出门可没带钱包哈。

有事就说。

是这样,咱们魔法少男王大眼夜观星象,觉得今天是哥的幸运日。

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据说今天哥心想事成,所以老韩,给大眼个面子,答应了哥呗?

什么?

韩文清握了二十几年拳套的手第一次被塞入了那样一个环形的精巧物件,他甚至怀疑那个在月光下闪烁着依稀光辉的小环子会因为他用力过度而一下子化为粉末。

安心啦,这可是哥专门找的星源矿,没那么脆弱。

韩文清抬头,一眼望入那双眸子。

怎么样啊老韩?你就从了哥呗?

他第一次觉得,那双一直透着倦意的眼睛,居然也能这么亮,映着满天的星辰,生生地刻入了他的大脑。

——也刻入了他的心。

 
 

End

(PS:每个小短文都被我视为一个独立的小片段,也就是说这个片段end了不代表这个系列整个end了,这样,如果有要转载请联系我取得授权再进行连载,谢谢)